二〇〇七年时,纳西姆•尼可拉斯•塔雷伯(Nassim Nicholas Taleb )写了一本名著《黑天鹅效应:如何及早发现最不可能但总是发生的事》(The Black Swan: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)。塔雷伯将黑天鹅描述为一种极端罕见、出乎一般人意料的事件,它会带来严重冲击。而一旦这种事件发生,世人又会找尽各种理由来合理化各种现象,好像早就预期到它会发生似的。遗憾的是,诚如我们所见,近几年来,黑天鹅事件发生的频率愈来愈高。因此,当经济泡沫渐渐抵达它的爆破点时,投资人一定要设法转移风险,并尽可能找出利用那些事件来赚钱的方法,因为此刻你的财富正炭炭可危。

事实上,全球最知名的某两位投资人,都成功地在所有人都争先恐后急着退场之际,以不同方式赚到了非常高额的利润。

一九九二年,乔治•索罗斯(George Soros )已届六十二岁高龄,打赌英国将没有条件维持高利率水平,以让英镜停留在欧洲汇率机制(Exchange Rate Mechanism )所颁定的狭窄货币区间内。索罗斯认定,疲弱的经济情势和高失业率将迫使英国放弃汇率机制,进而降低利率。他将他的猜测转化为具体行动,极尽所能地利用各种可能取得 的工具,放空高达100亿美元的英镑。当然,那时并不是只有索罗斯卖出或看空英镑;随着愈来愈多人推断英国势 将放弃欧洲汇率机制,所有人都不愿意持有英镑。不过,索罗斯和其他投资人的差异在于,当多数人采取守势,疯狂卖出英镑,设法结清他们的曝险之际,索罗斯却采取猛 烈的攻势,强力攻击英国央行,直到它认输求饶才罢休。一个月后,索罗斯的量子基金(Quantum Fund)收回现金,一共赚了大约20亿美元的利润。

第二个金融传奇人物是约翰•坦伯顿爵士(Sir John Templeton),他用的方法和索罗斯非常不同。坦伯顿是世界最大股票基金    坦伯顿成长基金(Templeton Growth Fund )的创办人,他虽笃信宗教,但内心其实是一个喜欢 唱反调的逆势操作者。他喜欢在崩盘时买进,也就是在他所谓的「最悲观」时刻进场。举个例子,一九七八年时,福特汽车(Ford)看起来岌岌可危,随时可能破产,但那时坦伯顿却突然大量买进它的股票;另外,在一九八〇年代,秘鲁还充斥着共产主义分子的那段时间,他投入了大量资金到这个国家。然而,坦伯顿并不是每次都扮演买方。二〇〇〇年时,所有人都抢着买进科技股,他却放空了几十档科技业公司的股票。坦伯顿喜欢在一般人对现实的认知严重偏离潜在基本面情势时进场。那些机会并不是天天有,一旦出现却可能是极其庞大的机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