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〇〇七年开始的次级房贷危机(以下称次贷危机)高达70%,在那一年的上半年,房地产增值占美国经济整体成长的比重,更是高达50%,这着实令人吃惊。在二〇〇一年到二〇〇五年间,民间部门新增的工作机会有一 半是住房相关部门所创造的。当凤凰城(Phoenix)、亚利桑那(Arizona)等地区的房价在一季之内上涨45%,你如何能苛责那些为房地产疯狂的一般美国人?不过,当事情开始出现问题,整个势态旋即急转直下。房地产泡沫一破灭,某些州的房价迅速从二〇〇六年的高峰下跌近50%。从二〇〇七年年中到二〇〇九年年初,美国股票也下跌了超过50%。到了二〇〇九年三月时,美国人的总财产净值减少超过15兆美元。而当时的房地产市场泡沫正是坦伯顿 爵士眼中「最乐观」的情境。

事后回想,很多人不免纳闷,怎么可能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警讯?光是看到银行愿意借钱给几乎每一位上门申 贷的人,还有美国人平均负债过重等情况,就应该质疑那 样的情况可能永远维持下去。当时,科技泡沫的破灭记忆 犹新,应该足以提醒我们要小心过分放纵的后果。

尽管次贷危机创造了史上最大的房地产泡沫,但其实在近代,房地产泡沫绝非新鲜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