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亏本,但包尔森和他的投资人却大赚了数十亿美元。在二〇〇六年九月到二〇〇七年九月间,包尔森旗下的九只基金,光是透过绩效费一个项目,就赚了超过25亿美元。这段时间的其他赢家还包括哈宾格 资本合伙公司(Harbinger Capital Partners )的菲利普•法科尼(Philip Falcone)和文艺复兴科技有限责任公司(Re- naissance Technologies LLC )的吉姆•西蒙斯(Jim Si¬mons ) ,他们两人都赚到了超过10亿美元的绩效费,其 中,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(Medallion,管理规模达60亿 美元)获得了超过50%的报酬率。除了这三只基金成功赌 对了房地产市场的崩溃,也有其他市场参与者从次贷危机 中找到其他赚钱的途径。

世界最大避险基金之一的堡垒投资集团(Citadel In-vestment Group )因买了没有人愿意碰的不良债权而获利 超过8亿美元;其中几个例子包括接手永恒顾问公司(Am- aranth Advisors )的能源交易帐户,另外,它还收购了网络 券商E*Trade等公司的股权。

最后,第三种在次贷危机中赚钱的基金,是平曰就聚 焦在极短线交易机会的高频(high frequency)交易基金。 由于他们聚焦在极短线的交易,所以,暴露在市场大规模 走势的风险相对较低》总之,和一般人的认知相反的是,次贷危机并非只制造一堆输家,尤其那些早就预见危机, 选择逢低承接或聚焦在极短线机会的人,都得到了丰厚的利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