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坦伯顿爵士也交易货币,他应该会等到走势变得很极端,估价「太超过」(也就是过于高估或低估)以后,才会试图去选择高峰或谷底。不过,除非你的口袋和坦伯顿一样深,否则可能无法长期握有 个趋势迟迟未能反转的外汇交易部位。多数像坦伯顿那样的逆势操作者,甚至像包尔森(他从二00六年就开始为次贷危机的投资布局)那样的交易者,都不是一开始建立部位就马上赚钱,他们都忍受了长达几个星期、几个月,甚至几年的亏损,期待有朝一日能透过一段时间的崩溃走势,获取他们的多数利润。包尔森藉此赚到了几十忆美元,但在美好的表象之下,他却得不断对抗来自同侪的巨大质疑声浪,别人认为将全部资金押在单一赌注上太过危险,因为这些部 位很有可能难以结清。最后,包尔森确实获得了很丰厚的利润,但他其实忍受了足足一年的煎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