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尽可能不要让利润像炎夏时节握在手中的冰块般快速融化,很多专业交易者喜欢利用Tl-T2法来退出他们的交易,快速获利回吐。Tl是指目标一,而T2则指目标二,非常简单。我认识很多交易者都说Tl-T2法让他们得以顺利赚钱,而我自己在交易时,也使用这个方法论。它的概念是,先选择一个保守、相对容易达成的第一目标,再设一个更有野心的第二目标。所以,如果我一笔交易只想冒 40 点的风险 , 那我的第一个目标就应该大约是 40点 。 为了获取正的净报酬 , 我的策略是赚钱的交易数必须比亏本的交易多出大约60,…__,70% 。由于第一个目标只有40 点 , 达到这个上限的机率可能会比达到70点获利目标的机 率高 。 达到(第一个)目标时 , 我会先结清一半部位,再将剩余部位的停损点提高到损益平衡点 。 这么做的目的是要将损失限制在最初的进场点。如果交易持续朝对我有利 的方向波动 ,我会继续移动停损点,锁定更多利润 。如果交易转而向下波动,导致我在最初进场点(也就是损益平衡点)的位置被停损出场,整笔交易的报酬也还是正数,因为其中已经有一半部位的利润落袋为安 。

为什么这么做会行得通?我们都听过,企业 80%的产出是由 20%的员工所创造的 ,还有 80%的营收来自 20%的 顾客等说法。就某种程度来说 ,交易也符合这个法则。趋势有时候会很强,所以当然要尽可能虏获潜藏在一段趋势 波动里的利益;在此同时 , 设法限制风险也一样重要 。 浮动利润就是浮动利润 , 你随时都可能面临浮动利润缩水的情境 。因此我坚信 ,尽早收回部分利润,再放手让剩余的部位为你创造荣耀 ,才是比较好的作法 。谈到交易这件事,双鸟在林确实不如一鸟在手。

人类心理也是让很多交易者能顺利透过Tl-T2法赚钱的重要原因 。我的事业伙伴史洛斯博格(Boris Scholoss­berg)在向我们的客户说明一个重点时, 抛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:「假定我现在让你做一个选择,其中一个选项是:建立十笔交易部位 , 其中九笔会让你每笔损失1万美元,总亏损9万,但第十笔会让你赚12万美元,最后的净利将是3万美元;另一个选项是:十笔交易当中的七笔,每一笔能帮你赚2万美元 , 但其中三笔却会各亏损4万美元,你的净利最后会是2万美元。你偏好哪一个选项?」

表面上看起来,第一个策略似乎会让你赚更多钱,但如果使用这个方法 ,90%的交易者可能多半会亏本。为什么?因为人类痛恨失败,更痛恨不断的失败。解构第一个 策略后就会发现,基本上你赚钱的交易只占其中的十分之一。对一般交易者来说,这个机率就像中乐透彩那么低。

如果你选择这个策略,实际上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:一、你将在第三笔交易结束后退出,结果当然永远也赚不到最后一笔交易的利润;二、你将会因为急着收回一部分亏损(哪怕只是一点点),结果(在第十笔交易时)太快获利回以至于最后的报酬仍旧是负数;最糟的是,你有可能在连续亏损九次后就此退出,因而错失那一笔赚钱的交易,留下九笔亏本的记录在你的帐户中。

现在,让我们转换一下情境。以第二个策略来说,你赚钱的机会是十分之七。光是这个事实就可能让你不中途脱轨,而且它将能帮助你遵守自己的交易策略。此外,如果你够幸运,甚至有可能错过其中某一笔大亏损让你的绩效更好。这就是负优势的矛盾(paradoxof negative edge)。

我们以负优势进行交易的原因并非我们认为它占有数学上的优势-我们深知并非如此。事实上,要让Tl-T2法产生好效果,我们的策略必须至少有60%,…..,70%的时间一,等于让亏本的机会是成功的,因为将交易分成批以上

增加一倍。我们以负优势来进行交易,是因为我们知道那会让我们的心理更加愉悦;此外,就交易的核心而言,心理面的影响总是胜过逻辑的影响。学术界人士末曾考虑到人性弱点中的这项变数,但说不定它是达成长期交易成就 的最重要因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